您当前的位置:环亚美容网资讯正文

中年女演员没戏演?背后是基于性别歧视的年龄歧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9-08-09 19:15:47 来源:新京报作者:责任编辑NO。姜敏0568

在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海清发表“中年女演员感言”。中年女演员未必真的没有戏演,但的确很难拿到重要角色,而且角色单一。原因可能不在于观众,而在于摄制团队的性别比和资本的偏好,背后的思想基础则是基于性别和年龄的歧视。

7月28日,在第13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海清代表中年女演员发声,引发网络热议。海清指出中年女演员“是被动的”,难以接触到优秀的作品,但其实她们有经验有阅历、宽容善良、善于沟通、足够专业,便宜又好用,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和青年导演们合作。姚晨和梁静也表示,并不喜欢监制、制片等工作,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出演好角色。

中年女演员选择受限:

世界范围的普遍问题

海清所说的问题,是她一个人的职业瓶颈,还是中年女演员的普遍困境?

观察近年来中国的电影票房排名,不难发现几乎没有女性作为主角的作品,爱情片中的女主角也多是年轻面孔。著名影评人、编剧张小北指出,中国电影的类型化程度不够丰富,近年来大卖的类型主要集中于动作、喜剧、剧情、奇幻、科幻,而基于历史和文化因素,这些类型都是男性角色占主导的。

中国电影年度票房排名(来源:猫眼专业版)

电视剧中倒是有不少女性角色,但女主角通常由年轻女性扮演,只有少数例外。在目前收视前十的电视剧中,有海清主演的《小欢喜》,抗战题材的《李三枪》中也有重要的中年女性角色,37岁的唐嫣在《时间都知道》中饰演穿越回21岁的女主角时简——而她已经是7月新媒体指数排名前30的电视剧演员中年纪最大的女演员了。

2019年8月1日电视剧网络播放量排行榜

当然,这并不表示中年女演员真的完全没有戏演了。宋佳近期出演了多部文艺电影,姚晨的《送我上青云》即将上映,马伊琍在《找到你》中表现亮眼,海清自己也在《红海行动》中突破了“国民媳妇”的形象。她对《北京青年报》记者明确表示自己“不愁戏拍”,有大把演妈妈的剧本,自己也并不排斥演妈妈。问题在于角色单一,“除了妈妈的身份,女人的其他面儿,挺遗憾,我接剧本时看不到”。

这也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电影中关于性别和年龄的歧视普遍存在。2016年,数据网站Polygraph的研究证实,男演员变老时,所适合的角色越来越多;女性的遭遇却正好相反。22至31岁的女性角色台词只占38%;42至65岁的女性角色台词跌至20%。而大部分台词,属于42至65岁的男性。近几年的奥斯卡金像奖获奖者,也越来越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尤其是“最佳女主角”这一奖项:詹妮弗·劳伦斯和布丽·拉尔森分别出生于1990年和1989年,艾玛·斯通摘得影后桂冠时只有29岁。

2017年,美国南加州大学的一项语言学研究,也支持同样的结论。该团队分析了约1000部电影剧本,其中男性有超过37000段对话,而女性只有15000多段;女性扮演的角色略多于2000个,而男性扮演将近4900个;而且女性电影角色平均比男性角色年轻5岁。

研究发现,电影“创造并加强了关于女性、种族和年龄的刻板印象”。除了刻板印象之外,女性角色对于电影的情节并不重要,她们只是刻板的装饰品,很少被允许表达负面情绪。关于年龄的刻板印象同样显著,随着角色变老,她们表现得越来越像个圣人:智慧、更少激动、更少提及性、更多谈论宗教。同时,年长角色的语言,引向传统上最多与男性联系在一起的东西。该研究的作者Anil Ramakrishna认为,“编剧们有意或无意地赞同在词汇选择中建立的性别规范”。

观众?摄制组?市场?原因是多方面的

是观众喜欢这样的女性形象,不爱看中年女性主演电影吗?未必如此。由娱乐业知名女性组成的美国“时间到了”(Time's Up)运动曾发起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女性领衔主演的电影在票房上的表现一直好于男性领衔主演的电影。参与这项研究的创新艺人经纪公司经纪人克里斯蒂·豪贝格,在一份声明中说:“女性占了一半票房,但业内一直存在一种想当然的臆断,即女性领衔主演的电影通常不那么成功。我们发现,数据并不支持这一臆断。”这项研究对2014年1月至2017年12月全球上映的350部最卖座影片进行了分析,发现在各预算水平的电影中,女性被列为领衔主演的影片的全球平均票房成绩都更好。此外,能够通过“贝克德尔测试”的电影通常票房成绩也更好——“贝克德尔测试”会评判一部电影中是否有两个女性角色谈论过除男人以外的事情。在制作成本超过1亿美元的电影中,通过“贝克德尔测试”的影片的全球平均票房为6.18亿美元,而没能通过测试的影片的全球平均票房为4.13亿美元。

1985年美国漫画家艾莉森·贝克德尔首次提出“贝克德尔测试”

电视剧更是如此,中年女性同样能带来高收视率。不必说欧美著名的《女子监狱》、《大小谎言》、《杀死伊芙》、《使女的故事》等剧集;在同处儒家文化圈的日韩,女主角也早已不是年轻女孩的专利了。在刚刚完结的春季档日剧中,收视前十的剧集中有一半是由30岁以上的女星担任主演的,53岁的天海佑希拿下收视第一,55岁的泽口靖子拿下第三。

韩国上周收视前十的剧集中,共有13位30岁以上的女星担任主演,44岁的柳善和金素妍共同主演的《世界上最美丽的我的女儿》成为收视冠军。在国内,豆瓣热度最高的海外剧集中,也有大量中年女演员担任主演的。当然,其评论人数远不及国内电视剧,但至少可以表明,国内也有相当一部分观众对此并不排斥。

2019年春季档日剧收视率排行(数据来源:新浪网;注:付费台、地方台、网络平台的剧没有收视率统计)

韩剧一周收视率排行(07.22-07.28)(数据来源:agb尼尔森)

如果不是因为观众不买账,那么究竟为什么中年女演员能接到的角色如此有限呢?

电影的选角,主要由导演和制片人等多方协商决定,而电影人中男女比例悬殊。南加州大学的研究项目统计了约1000部电影的摄制团队,其中男性编剧的数量约是女性的7倍,男性导演的数量约是女性的12倍,男性制片人的数量约是女性的3倍。女性只在选角指导这一职位上超过男性——约为男性的2倍,但“选角指导的性别似乎对角色的性别没有影响”。该研究认为雇用更多女性编剧有助于改善现状,“如果女性在编剧会议中,屏幕上女性角色的代表性平均会提高50%”。

但女导演也可能面临戴锦华教授提出的“花木兰式处境”:女性必须“化妆”为男性,掩饰自己的某些性别特征和需求,才能介入社会生活和精神文化的生产,因为社会生活的全部规范都是男性规范,在精神文化的生产领域也是如此。

资本的偏好,可能也是一大原因。张小北认为,“国内的娱乐工业体系刚刚开始走向成熟,产能还不足以全面满足所有用户需求,所以就只能先照顾好更愿意在娱乐上花钱的群体,也就是青少年群体”。市场因素,使得年轻女演员在选角策略上更有利。

在电视剧方面,这一现象更为显著。电视剧通常由平台提前收购,因此更倾向于选择流量明星以提高收购价格。编剧王豖直言,曾有多个独立女性题材的项目找到自己,最后却都不了了之了,就是因为“资本不喜欢”。展现成熟女性最好的载体是职场剧,但资本不愿意为深入调研所需的时间和花费买单,也极少愿意花钱聘请专业顾问,导致中国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职场剧,绝大多数国产剧都是年轻女孩套着各种壳谈恋爱。

年轻崇拜:背后的隐藏因素是基于性别歧视的年龄歧视

《中国妇女报》评论员莫兰指出,限制中年女演员的原因,归根结底是长期以来针对女性的年龄歧视,即英国学者约翰·伯杰在《观看的方式》一书中所揭示的“被观看”现象:在男权社会的传统观念中,男性操纵着凝视权力,女性被定位于被看者的角色,女人的形象是用来讨好男人的,这就意味着,外在的美貌成了衡量女性价值百科的唯一标准。随着年龄的增长,美貌会衰减,女性的价值百科也在走下坡路。对“老女人”的歧视,其实包含着性别歧视与年龄歧视两重含义,而后者又建立在前者之上。这种歧视在注重外在形象而又竞争激烈的演艺界表现得尤为突出。

澎湃评论员李勤余发表文章《年龄鄙视链背后的审美隐忧》,指出这也是所有非年轻人群体的尴尬处境,是当下年龄鄙视链的生动写照。“年轻崇拜”早已渗透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流行文化在有意无意之间,加速了这一趋势的蔓延。作家周大新说:“我们国家说是敬老、尊老,其实是青春崇拜。影视作品、社会新闻也能体现出来,其实对老人是歧视的。”作家韩松也有同感: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看起来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多。铺天盖地的电视和网络综艺节目,全方位展现着年轻人的喜悦、悲伤、愤怒、焦虑、困扰。年轻人的情绪填充着社交网络的舆论场。而中年人和老年人则“隐身”了。

这种年龄歧视和性别歧视,不仅影响着影视作品的创作,也会直接影响每一位女性的实际生活。海清自称的“便宜”是事实:根据北京交通大学的谭博和高红岩教授对于中国影视产业劳动力市场议价机制的研究,男演员确实比女演员拥有更高的片酬水平。在其他行业也是如此,根据全球经济论坛2018年发布的《全球性别差异报告》,女性平均工资是男性的62%,在从事同样工作的情况下女性的平均工资是男性的64%,但女性的平均日工作时长却超过男性,每日无偿劳动的比例是男性的2.36倍。女性担任立法者、高级职员和经理的比例仅为男性的20%。

中年女性,还面临着其他方面的压力。在星空演讲中,姚晨介绍了自己因为两次怀孕导致的“彷徨、沮丧、无力、失败”,而“类似职业困境也不仅仅只局限于影视圈”。《中国妇女报》评论员韩亚聪发表文章《“中生代”女性的“剧本”更精彩》总结说,在各行各业的职场中,“中生代”女性的焦虑都并不鲜见。她们职场之路,会走得比男性更艰难,因为她们往往既要在职场奋斗中挣钱养家,又要兼顾照料家庭的责任,生了孩子又要面临职业断档,还常常遭遇若隐若现的歧视和忽视。

海清在电影《红海行动》中饰演战地记者夏楠

海清的发言有诸多不妥之处,包括默认女演员“傍大款”、女性只会八卦逛街的刻板印象,以及公开和朋友私下聊天的内容,等等。她也认识到自己的表达方式存在问题,但仍然希望大家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希望有更多人思考这个问题。“女人在这个社会上除了妈妈应该有很多身份,而且她不仅仅面对子女、家庭,也要面对社会,面对自己的人生、情感。”

“女性一生的价值百科,并不只存在于家庭等特定领域;影视剧中的女性,也不该只有甜美可爱、青春靓丽。”中年女性遇到的问题是社会文化造成的,不该只有她们独自煎熬。影视剧也不该只关注年轻女性的爱情,误导人们忽视中年女性和老年人的生存现状。

总有人正年轻,但我们都终将老去。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钱婧 责任编辑:全枝_NBJS8928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